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,政府不断通过股权融资、债权融资和信贷工具等途径支持民企融资,推动宽信用环境的建立。当前现在制约宽信用扩张的核心问题,一是银行非标资产由表外转为表内的过程中,受到资本金的约束,导致信贷投放能力不足;二是经济下行周期内,债券市场的集中违约导致银行风险偏好下降,对中小民企的信贷投放下降,同时企业的有效信贷需求也相对较弱。2019年初永续债和CBS的创设,将有效补充银行资本,增强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,而银行风险偏好的转向则需要经济层面的支撑。

融通基金策略分析师刘安坤表示,可以用上涨的逻辑来验证是否到顶,而非下跌的逻辑去判断。刘安坤认为,判断后市走势要先回溯今年初至今A股上涨的逻辑。他认为,首先是,A股估值处于相对底部,投资价值显现,外资纷纷进场,消费股受到外资青睐。随后,近日央行公布的1月份社融数据超预期,“融资底”预示着“市场底”到来,进场资金主要为私募、公募、游资等。值得提醒的是,在此期间,外资逐渐弱化。再次,近期以资本市场改革为代表的改革预期重生,这是市场新增的看多逻辑。